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angziwenbj 的博客

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听习近平主席的话,,跟中国共产党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央视解读刘铁男案:打“铁”还需制度“硬”  

2013-05-16 16:08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解说:媒体人的实名举报,新闻办的同日回应,时间终让真相浮出水面。

资料: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副主任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,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。

解说:

从被人实名举报,到不再兼任国家能源局局长,再到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被免,他度过了怎样的五个月?中纪委召开会议,各大网站专设举报监督专区,网络举报数量激增。

《新闻1+1》今日关注:网络举报,打“铁”还需制度“硬”!

白岩松 评论员:

您好,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《新闻1+1》。

5月12号是汶川地震五周年的日子,然而这一天监察部一条不到50字的小消息,却引发了反腐战线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这种地震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部级干部刘铁男,涉嫌违纪被查,而这一切到了今天的时候,又有了最新的变动,他已经被免职了。而这一切又跟五个月前微博实名举报紧密相关,我们一起回顾一下。

解说:

5月12号,监察部网站发布了一条非常简短的消息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,正接受组织调查。而这条仅仅33个字的简短消息,对舆论所产生的影响却是字字千钧,因为这是一个被目前大家关注和猜测了近半年的消息。两天之后,今天上午,新华网发布一条消息,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,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,至此,事实真相开始逐渐浮出水面。

今天,在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领导一栏中,已不见刘铁男的名字。而在所有报道中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主角,那就是实名举报刘铁男的媒体人罗昌平。罗昌平今年33岁,现任《财经》杂志的副主编,而把自己与刘铁男置于同一个新闻事件之中,则是始于他2012年末的三条重磅微博。2012年12月6日上午11点,罗昌平连发三条微博,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。在第一条微博中,罗昌平举报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。举报称,刘铁男在日本做经济参赞时,经情人获得名古屋市立大学“修士学位”,但这是荣誉证书,而非学位证书,刘曾请校方加“学位”字样,并将“可以评价等同”改为“特殊培养授予学位”被拒。第二条微博,罗昌平举报,刘铁男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,称刘铁男处级妻子郭静华、儿子刘德成在倪公司持有股份,境外收购骗贷国内银行。第三条微博则曝出,刘铁男与情人徐某的照片,并称双方因利益关系反目后,女方曾多次受到死亡威胁。

三条微博一出,舆论哗然,而就在当天下午,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也立即对媒体做出回应,称上述消息纯属诬蔑造谣。该负责人还说,被举报官员已经得知此事,其本人正在国外访问,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,正在报案、报警,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。被举报时,刘铁男身兼国家能源局局长、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两个要职,而今年59岁的他,多年来仕途也一直顺风顺水。1996年至1999年,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经济参赞,2006年12月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、副部长级,2008年3月,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。2010年12月,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。

一边是一个部级高官,一边是一个80后媒体人,事件将如何进展。在罗昌平微博举报后的一个月内,大家注意到,刘铁男依然频繁地出现在公开报道中,而此后近两个月,罗昌平几乎再无关于此事的言论。一直到5月13日,他在其微博中写到,刘铁男被查至今,我未接受任何媒体采访,举报内容,我历时一年核查,交叉佐证,举报后绝非单线条发展。其中最艰难、最绝望的三四月,无一媒体愿听我讲讲来龙,现在大势既定,我无精力重复讲述,恳请媒体同行笔下留情,因为所有后果必须我自己承担,这非一个个体所能应付。

白岩松:

刘铁男今年59岁,其实熟悉90年代反腐败环境的话会知道,在90年代中后期有一个著名的词汇,叫59岁现象,指的是很多官员在快退休的59岁左右的时候,会出问题,因为他们快退休了,急着要贪或者捞。那么刘铁男可能是之前,现在毕竟有些情况没有水落石出,但是又是59岁倒掉,一下子让大家想起了十几年前那样的一个往事。如果想起往事的话,还有一点是不同的,过去我们反腐败的时候往往是一场暗战,比如说举报的时候是写信,或者是电话悄悄的,然后或者说其他的因素悄悄地在查。直到最后查证实了的时候,发布一条消息,全国人民才刚刚知道,但是这一次针对刘铁男的一个反腐的行为却持续了五个多月,而且完全不是暗战,是亮了剑的名战,这边有罗昌平,那边有刘铁男,而且当时被举报的时候,据新闻报道,正跟国家领导人在俄罗斯进行访问,所有这一切都悄悄地在发生着变化。

其实可以回头来看一下,传统的举报方式在反腐的时候,有电话举报、书信举报,还有当面举报,但是跟网络举报来说,表面上是一样的,都是提供了一种渠道,但是有一点是非常不同的,不管电话举报,还是书信举报,还是当面举报,都有一个特质,那就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,但是很重要的是就你知我知,如果要不想办,只要是告诉你就行了,或者说甚至出现过那种打击报复,因为你的举报信误入了被举报人的相关联人手里,但是像罗昌平这样用微博实名举报的这种方式,就不再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在这个“四知”之外又加了一个大家知,一下子增加了双向监督,为什么叫双向监督?所有人都知道了,就要看中纪委、监察部以及相关的这种部门,罗昌平举报了,会不会给一个回应。

第二个举报是对举报人的,罗昌平举报了,举报是不是事实,最后能不能证实,对于举报人来说也是一个监督。因此,这是网络监督新的特质。

我们来看一个相关的数据。据统计,2008年一直到2012年,中央纪委监察部共收到了网络举报达到了30.1万件次,约占同期信访举报总量的12%,其实看总量还不是特大,但是我相信它呈上升势头,尤其2013年再统计一下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网络举报已经为大家增加了一个全新的,而且具有新的特性、带有更公开和可以更公开监督这种方式的举报。

来,我们接着再回到这个案件本身。

解说:

5月12号上午10:56分,新华网发出,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查的消息,仅过了五分钟。罗昌平在自己的微博上贴出了新华网报道截图。从2012年12月6日,罗昌平实名举报,到今年5月12号,五个多月以来,事件让人觉得有些扑朔迷离,而在这期间,刘铁男也先后有四次公开活动。

字幕提示:

2012年12月17日 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座谈

2012年12月18日 出席全国经济运行调节工作座谈会

2013年1月7日 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召开 刘铁男作报告

2013年1月29日 国务院领导到国家发改委调研 刘铁男出席随后的座谈会

解说:

就在刘铁男今年1月29号的新闻被媒体报道的当天,罗昌平发微博称,中央有关部门已就本人实名举报一事立案调查,是立案调查而不止以受理。一边是举报人称已立案调查,一边是被举报人如常出现在重要场合,公众有些不明所以。按照罗昌平的说法,他认为解决此事的两个时间窗口,一个是在今年春节以前,一个是在两会之前,但是直到两会结束,罗昌平也没等来消息。3月18号,在沉寂了近50天后,刘铁男这个名字出现在“刘铁男不再接任国家能源局局长”的通报中,随后又是一个多月的悄无声息。5月12号,新华网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查的消息终于传出。对于五个多月的等待,期间还发生了什么,罗昌平并未言明。只不过他将刚刚过去的三四月,形容为最艰难、最绝望的三四月。就在这两天,各种消息又开始多了起来,公众又看到了另一个版本的刘铁男。有媒体报道,刘铁男被举报后,单位院里的人有时会窃窃私语,说刘局这几天好像又瘦了,精神几近崩溃,曾在办公室中打吊瓶,勉强支撑等等。所幸五个多月的等待,终于在公众的窃窃私语中有了明朗的答案。

白岩松:

现在通过媒体的报道,大家感受到这五个月,刘铁男的日子不好过,甚至在办公室里打吊瓶,但是换一个角度去想,举报人罗昌平这五个月的日子也应该非常非常不好过,因为在这几个月,尤其头几个月的时间里头,刘铁男还经常会在媒体上见面,那么在这个事情最后出来了,发生了之后,大家现在开始讽刺了,当初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居然说是造谣,而且还要报警等等。针对这个事情我有两点看法,一方面这是属于马后炮式的认定,现在证明刘铁男出了问题,现在回头说新闻发言人当然有问题,怎么能那么说话。其实这有点像是一个家长出了问题,当初去问家里人或者孩子,家长是不是出问题,认为家长会不替他说话吗?其实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事情发展过程中,我们要去思考,像中纪委包括监察部,在反腐越来越被老百姓关注的情况下,整个新闻发布制度,是不是可以更加密度再密多一点、更多一点,回应更多大家的这种关切,应该是记者去问中纪委,或者是监察部的新闻发言人,问能源局新闻发言人能有什么用,当时他的领导还跟国家领导人在外面去工作访问。

第二点却也提醒了所有政府部门的新闻发言人,其实没有必要用这种态度去回应,我要告你,你这是造谣等等,你只要如实地告诉大家,我们没有接到任何停止局长工作,而且他现在正在工作,正在哪儿出访,陈述客观现实不就好了吗?当然这只是个人的看法,我觉得更多的是新闻发言人也要去反思,该怎么样去说话。

接下来针对这个事情,我们要连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成言。

李教授,您好。

李成言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:

您好。

白岩松:

您怎么看待在这件事情当中是少见的用微博,而且实名公开这种举报,双方要僵持五个月,这里当然存在很多不安?

李成言:

我觉得这次举报,确实我也很关注。另外我觉得这次举报也是最后的成功,因为毕竟5月12日,中央正式宣布了这样一个结果。

我觉得这里面有几点:

第一,反腐败是相当艰巨的,阻力是巨大的,不然的话不会出现这么大的一些问题,居然发改委的新闻发言人出来辟谣,还要在那里说一些法鼓狼烟(音)的话,打报警电话,甚至还要告诬陷等等这些,都是不该出现的,但它出现了,所以我觉得非常艰难,一直持续近半年时间,才最后有一个回话。

第二,实名举报是最有影响力的,但是非常难,实名举报都是这么难,那么其它形式更难了,所以我觉得这次举报,彰显的问题还是非常鲜明的,实名举报很不容易,希望社会给予理解、支持、保护。

第三,网络反腐还是一个非常不可或缺的手段,要创造一个条件,让网络反腐常态化,我觉得这一点是更为关键的,我们都应该支持网络反腐,但是网络反腐败的手段很不容易,还需要我们的制度去规范他、约束他,使它能够既常态化,又使他能够不出问题,这是更好的、理想化的,但是非常难。所以我觉得这次刘铁男事件,以及举报人罗昌平这样一个艰难的过程,都告诉我们,这样一个过程确实需要我们去规范制度化了。

白岩松:

其实还有一个问题,在过去比如说非网络性的举报过程中,也存在着,有的举报是非常落实,但是也存在着8分钱邮票,恶心你半年,这是20多年前。在网络举报情况下,怎么样形成双方反思和约束,可能是像纪委、监察部门如何对待这种网络举报,而同时网络举报者该怎么样去拿捏事实、分寸等等,您怎么在这两方面给他们建议?

李成言:

我觉得作为网络举报,作为监察部门一定要认真地对待,不管是实的还是虚的,都应该作为一个线索,能够去进行了解、调查,如果说这个举报确实有问题,应该受到条例、法律的一些约束,乃至于对他的处分,这一点作为监察部门要把握这个分寸,要掌握好这个度,这个非常重要。但是另外一方面,也应该看到,实名举报,还有一些网络举报虽然不是实名,因为现在国家还不具备完全实名举报的环境,那么作为一个纪检监察部门,应很好地去认真对待好,最重要的是建立一套很好的法律法规制度,不应该简单地关、放,一关就会死,一放就会乱。这样的情况告诉我们,制定法律法规非常重要,就是具体地规范,出台条例,规范网络行为,要细化,什么话能说,什么事能做,不能说、不能做又是什么,原则上做出一个规定,这样对一些网民是一个很好的导向,这个导向就告诉他,什么能干,什么不能干,这些工作都需要后续做下去,否则的话,不可能通过这样一个科学网络举报,走向一个良性化循环。

白岩松:

其实李教授强调的也是一种,在网络举报方面,也要形成尽快规范的制度保证,让大家知道,你的义务是什么,权利是什么,约束是什么,这样的话才会更符合大家一种期待。接下来关注,其实网络举报方面已经不仅仅是大家一种呼吁,过去几个月时间当中,已经悄悄地变成一种实践的路径。

解说:

欢迎监督,如实举报,这是上个月一些网站在首页显著位置开始出现的链接。

2013年4月19日新闻:

新华网、人民网、央视网、光明网等中央重点新闻网站,以及新浪网、搜狐网、网易网等主流商业网站,今天同步推出了网络举报监督专区,鼓励广大网民依法如实举报违纪违法行为。

解说:

网民无论是通过以上哪个网站,都会看到中央纪委监察部、中央组织部、最高检、最高法、国土资源部,这五个权威部门的举报信箱链接,点击这些链接就能进入相关举报网页进行操作。

张晋龙 新华网时政频道主编:

这次是应上级要求,我们这些主要的新闻网站,统一在频道的显著位置,开设这么一个专区,也是方便网民能够在一些网站上,通过一定的渠道来反映一些问题。

解说:

而为了能让网民方便地找到这个监督专区,新华网专门将这个专题设置在了首页右上方,当网民点击进入专区后,会看到网上举报需知,在这里各个部门的受理举报范围都做了分类和说明,同时将网络举报中注意事项一一列明,并且提出了实名举报的倡议,而这样的网络举报平台一经推出,也收到了不少的反馈。

张晋龙:

这个网站4月19日上线以来,当天我们做过一个统计吧,一个小时之内就有上千人点击这个举报专区进行举报,接下来的这一段,也是每天都会接到部分举报人的一些电话,来咨询举报的一些情况。

解说:

打来电话的网民,除了有遇到操作问题进行咨询,也有一些询问自己的举报信息会流向哪里。

李游 腾讯网总编室主编:

网友举报都是直接从网站跳转到国家提供的举报网站进行举报,我们的网站完全是看不到网友的个人信息,也看不到举报内容。

解说:

根据报道,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和主流商业网站,4月19号同步推出网络举报监督专区以来,引发网民强烈反响。

2013年5月8日新闻:

据了解,2008年到2012年,中央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,共收到网络件31.1万件,约占中央纪委监察部同期信访举报总量的12%,其中检举控告类网络件21.9万件,网络举报已经成为既来信、来访、电话之后又一重要的举报渠道。

白岩松:

其实透过新的这种反腐的网络上的专区,对举报人也会形成一种保护,在这里,实名举报的话,其实连网络管理者也看不到你是谁,当然这也是一种保护措施。不过透过这样举动,以及刘铁男事件最后水落石出,也在提醒我们非常高兴一点,那就是新一轮反腐,从中纪委到监察部,他们一直在动脑子,而且想新办法与时俱进,非常关注网友和各个渠道举报的建设,我想刘铁男案件最后应该给我们这一点特别大的一种信心,这就证明过去三个“不”,让反腐主要靠不想、不敢和不能,不想主要靠思想教育工作,很重要,但是如果不敢和不能解决不了,这种让人不想的思想教育工作用处就不大,接下来就要让人不敢,通过监督各个方面,让他的犯罪成本非常高,他不敢,但关键是要将来不能,就是制度上保障。

举几个例子,比如刘铁男事件,如果有官员财产公示,他的夫人或者孩子像媒体报道那样,在公司里占股,恐怕就不敢进行了。还有比如说跟情人闹掰了,如果没闹掰呢,还有他的学历如果检查的更严,如果在制度方面让人更加不能的话,再加上不敢,我们反腐败的光明就会更大,针对这一点,还是要连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的学院的教授李成言。

李教授,您怎么看待现阶段加大不敢的这种成本,同时向不能这种制度化反腐转变,您的建议是什么?

李成言:

我觉得通过这次刘铁男事件,中纪委的态度是鲜明的,而且在这样一个时间里边,能够在5月12号,正式宣布对它的调查,这就是对舆论的一个回应、支持,这是一个很好的、鲜明的态度。

与此同时,在中纪委检查部门,一直到下面的一些部门,在网络上都开了举报的平台、窗口,这些平台更好地推动了网络举报,向一个良性循环过程来发展,因为在这个平台上,明确地点出实名举报应该具备什么条件,应该怎么去做,讲的一清二楚,这样对整个网络的建设起到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。

第三,中纪委监察部门也在制定一些条例,规范约束整个网络的行为走向规范化、制度化,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行为,这些行为对于我们下一步的反腐败,应该是创造了很好的条件,我有理由,我们也有信心,我们相信网络举报会逐步走向制度化、规范化,也会使我们这个平台对我们反腐会起到很好的一个效果。

白岩松:

但是同时您是否可以看到这样一种方向,正在让大家不敢在向真正制度保障,让大家腐败起来很难方向转变,也在动脑子。

李成言:

因为制度反腐有一个过程,不是几天半个月可以完成,需要有一个程序保障,这些只要认真去做没有问题,都会起到有效的作用,这就是打铁还需要制度硬,确实需要我们不断地去建设、努力,使它能够成为真正硬的杠杆、笼子,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。

白岩松:

非常感谢李教授给我们带来的解读,甚至解读了我们今天节目的题目。

其实我想所有的观众,包括我在内,我们面对腐败的这种现实,都会有一种感觉,忧心忡忡和心急如焚,但是另一方面,我们又应该知道,又不能急,因为制度的建设需要一步一步地向前走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